远程办公的极与极 这真是想要的工作方式吗

作者:张伟 来源:转载 2020-02-06

  2月5日,远程办公的第三天,让一些人的生活和工作习惯变得逐步紊乱。远程办公,这种办公方式虽有效缩减了通勤时间,1分钟的通勤时间绝对是每个上班族梦寐以求的距离。但看似理想的背后,远程办公也放大了办公背后的那份焦虑,这1分钟的通勤,更让生活与工作的边界更为模糊。

  对于远程办公这种方式,人们往往出现了两种极端表现。第一种极端,是24小时萦绕在身边的焦虑,有人认为,在家办公的工作强度远远超过了坐班的强度,感觉自己永无下线之日,一天各个时间段都会有不同的人来找你。

  分析来看,产生这样一种焦虑的主要原因在于,在公司可以高效的分配事务处理的时间与流程,无论加班到几点,下班后除非极特殊情况,否则没人会打扰到你,毕竟多数人都不愿意牺牲自己休息的时间。而在家情况则恰恰相反,没有明确的上下班时间概念的定义,往往是根据自己时间来与其他人沟通,也想当然的认为他人在家是没有工作时间概念的。

  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个紧急的产品需求,起的早的同事清晨便要协同会议讨论需求(大概从8:00-10:00),第一轮需求沟通完毕后,下一波起床的同事需求接踵而至。同理晚上亦是如此,上午因为“私事儿”没能工作的同事又发起了新一轮“攻势”。

  这一现象,也印证了此前国际劳工组织和欧洲提升生活品质基金会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报告中曾指出,41%的远程工作者认为自己处于高压力水平,相比之下,在普通上班族里这个比例只有 25%。因此,远程工作的弊端显然是不能被企业所忽视的。

  当然,焦虑不仅存在于沟通形式上,更存在于沟通介质之中,比如电话会议中对网络环境的要求。众所周知,WIFI的稳定性远差于移动网络,但在家庭办公这个场景中,人们并未养成关闭WIFI开启手机网络这一习惯。随后人们才发现,我们与严重工作纰漏许仅有一次信号不稳的距离。而最古老的面对面交流,依旧是不可替代的高效沟通方式。

  一种极端表现是让自己变成了24小时工作制,而另一种极端,却是从上班那一刻起,便形同于下班,每天的工作量可能还没摘菜的功夫大。

远程办公的极与极 这真是想要的工作方式吗

  回头来看,远程办公之所以这几年会被推崇,其原因在于劳动者可以选择一个自己最为舒适的办公环境。而若是将这个环境代入到三口之家来看,精力的分散,迫使一个私密的社交纬度会被主动打破,使得这个场景变得不再舒适。甚至长辈的固有认知中,会觉得在家便等同于休假,种种不可控的外界因素,都有可能致使工作发生中断。

  通过远程办公,谈一谈此前人们曾向往的自由职业者

  说起远程办公,另一个不得不谈的职业便是自由职业者。虽然有数据表明,越来越多人未来更倾向于这种非传统雇佣的模式,但或许很多人此前只看到了这样一种工作方式,而并非工作的本质。

  我们也可以将其比喻为共享经济,比如在一个校园里,购买单车属于典型的传统雇佣模式,而共享单车则属于非雇佣关系。虽然表面上看,单车都是承载了通勤功能,但背后却有着本质性差异。

  回看几百年前,当有限公司这个概念被提出时,人们开始受雇于一家企业,当时这种新兴概念确实带动了全球经济的巨大发展,最大的动力来同样也来自于此。而现今的自由工作者,仿佛便是那年间提出的社会新形态。

  这些年间我们也看到了有很多不一样的景象。比如互联网企业外聘的律师,他们很多便是自由职业者。但在看不到的背后,是对专业知识的精细度要求。

  在罗振宇的《逻辑思维》曾提出过“U盘式生存”这一概念,具象化来说,在产品快速迭代的过程中,临时性需求会与日俱增,此时若是选择挖一个BAT的技术大牛,那时间与资金成本显然是很多创业企业无法负担的。但一个熟知当下流行开发框架的自由职业者,却能给任何产品无限次的赋予后端能力,同时他的精力也不会被其他事务所分散。

  归根结底,自由职业者解决的是需求缺口这一问题,当人才的成长速度远不及行业增长速度时,一些需求成为了原有雇佣关系无法化解的难题,才催生出了自由职业者的出现。也正如上述案例所描述的一样,这一切均是建立在极其专业化、极其细分之上,你也可以将其看为是效率,毕竟需求所看重的是技能,而绝非时间。

  当然,自由职业者也会面临不同的焦虑,尤其当脱离职场后,很多朝夕相处的同事很可能在一夜之间音信全无,此时人们往往会陷入到自身的孤独状态中去。这时你才会发现,你缺乏的,或许是一个有力的后方保障与对接客户中的集体协作能力,而这恰恰是雇佣模式最大的一个优势。

  这一次的远程办公,也让人们开始反思,你所向往的自由职业,或许并不是一剂良药,也可能是一副开错了的药方。